我的“六文”语文教学观

我的“六文”语文教学观

               张训海

语文就是语文,由“语”和“文”组成,就应该从简约纯粹出发,回归“语”的自然本色,以及“文”的本真本质。真正的语文,少不了文人情怀、文化涵养、文章得意、文学浸染、文采训练和文字煎熬这“六文”。

文人情怀 人有人样子,文有文样子,语文失去了“人”的精、气、神,就失去了生命的本真,我们必然迷失。语老师首先得是书生文人,然后才能把学生当人看,当文人培养。我们目前的语文“气候”中缺乏“人”,缺乏“文”,缺乏“人文”这一株语文“植物”,只有我们心中植入了这一植物,心上有人、眼中有文,“人”和“文”才能活络起来,教和学才能活络起来,我们的语文课堂才能焕发生命的神采。语文老师就是用一种语文情怀潜移默化学生的文人书生情怀的人。

文化涵养 有“人”的语文是有生命原色的语文,这种语文给予我们生活的勇气和生命的尊严。这是在进行“人”的培养的同时,对学生进行一种民族文化继承和精神滋养的教育,以正向价值观的立意,逐渐培养学生做人的人格品质、做事的信念主张、治学的思想章法,从而达成有文化涵养、文化气质、文化精神的目标。有知识没文化是可怕的,知识是华丽的外衣,文化灵魂才是根本。文化涵养是语文的底色,它是自然渗透和不断濡染的结果。

文章得意 文章意识是一种对文本的裁剪、加工和举重若轻的选“点”解读、导学能力。“弱水三千”,学生只能从老师那里“取一瓢”饮,泡制、酿造的是苦水还是醇酒,就要看老师的素养水平了。这个问题是不是问题,还需视教师对文本的有“我”意识、目标意识、创新意识、文体意识、语言意识、审美意识、学养意识而定。有的老师把一篇文章切割得体无完肤,却没走进文本;而高明的老师曲径通幽,立足一“点”展现无限风景。有了文章意识就可以文章得意。

文学浸染 文化是氧气,文学是干粮,有时“语文就是文学”。文质彬彬、有文人样就得先爱上文学,在文学的海洋里熏陶、淘洗、浸染。文学这个概念既宽泛也具体,爱文学书籍、爱舞文弄墨就是热爱文学的一种表现。文学濡染是过程,更是结果,要求师生同是“书生”,不倦地阅读、背诵、写作。所谓书生,就是以阅读为生命、以语文为符号的读书人。

文采训练 文采训练是文学濡染的“小园香径”,这自然回归到“语文就是语言文字”命题上了。书读千篇、百遍,百转千回妩媚生,品味体悟了言意,自然有了语感;有了语感,就是有了较强的言语意识和语言生成能力。遣词造句、仿写句段、构思篇章,表情达意得准确、简明、形象、生动、鲜明、独到,出了彩,得了意,便是有了文采。

文字煎熬 “一字一词总关情”,沉浸在汉字的柔情里,品味语言的温度和湿度。在阅读、写作的过程中,用一颗敏感的心和着一份苦涩的时光,然后用一只寂寞的手熬成凌迟的痛。文字是甜蜜的痛,学生反复咀嚼、运用、淬炼,其中甘苦自知,饮之如饴,方能自得。

文字煎熬、文采训练、文学浸染、文章得意、文化涵养、文人情怀,是为我的“六文”语文教学观。

语文是什么?我不擅于术语,借用诗人李汉荣解释河床的诗句“河也有床,河躺在床上做着川流不息的梦”,我把语文做个很语文的解释:语也有文,语进入文中做着灵肉结合的梦。(见载2016115日《语言文字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