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站直三尺讲台的人

老师,站直三尺讲台的人

                          张训海/

有老师说:中国教师,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此语虽有些耸人听闻,但指见目前教育的诟病,那就是随着社会价值取向多元化发展的分叉扭曲,导致教师地位的水位线集体下降,乃至社会伦理的最后防线沦陷。

有人把教师或学者分为九品,即一品百世师,二品宗师,三品大师,四品名师,五品良师,六品匠师,七品庸师,八品巫师,九品毁人之师。我忝在教师行列,煮在“釜”中,惴惴惶恐。我不是学者,对学者没有研究也没有感受,我只想对教师这一角色单而言之,重新序分十种等级成分,仅供参考。

按传统的说法,“教师”一言以蔽之,即“德高为师,身正为范”,教书育人,为人师表者也。人民教师受任于人民,坚守三尺讲台,是以爱心和知识触摸、改变人内心的人类灵魂工程师,当然居为一品师,我且缩称其为人师。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人师的理想信仰、学识品质至关重要,其人格魅力对学生的人格塑造潜移默化,影响深远。所以,他们教过的许多学生,经年后还铭记他们,传诵他们说过的一些话语,会一直尊称他们为“我的老师”“我们的老师”或者某某先生。

人一旦选择了教师这个职业,就选择了太阳底下做一名无冕英雄,就选择了一方治学正身的精神高地,这块“高地”形象化为三尺讲台。人师不苟且于教学,致力于教育的教学,他们其实就是些默默奉献、兢兢业业、爱岗乐业的教师民众,他们可能无“名”无“誉”,甚至连高级职称也评不上,但他们始终秉持一种精神,始终格人为人。

大师为二品师。他们不仅立德、立功,而且立言,有大思想,有大学问,有大建树,有大影响,当属“家”字号大人物。他们以“我思故我在”为名片,从书斋到讲台,高扬“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思想旗帜。他们只是教师群体中的寥寥高峰,诚如那些教育家。但有些教育专家就不能算了,今天一个主义,明天又是一个主意,理论大于实践,论题论文满天飞,以为拿个硕士、博士派司,出几部专著,捞一大串头衔就能唬人,但还是不入流的。

良师为三品师。他们亲和幽默,平民本色,践行民主、平等的理念,但保留惩戒学生的权利,既注重学生的学习成绩,更注重学生的人格精神,和学生亦师亦友,实乃学生的良师诤友。良师更多时候承受精神导师的职责,引领学生走出成长的泥淖,开垦心灵湿地,就像一名麦地的守望者。这个政府不颁发证书,人师都应该是良师,吾辈努力成为之。

名师为四品师。他们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理念付诸实践,上下求索,日渐崭露头角。其最大特点是能在某一区域或领域成为领军人物,看机遇,看气候,有人气,有名气,且能“名”“誉”结合,诚如一些特级教师。一般的教师成不了的,只有那些独树一帜,不断出成果的明星教师,在领导的扶持和同志的支持下拔尖而出方可成也。

经师为五品师。他们是传统意义上的教书匠,或者比喻为埋头拉磨的勤奋的“驴”更恰当。他们有熟稔的学科知识和备考经验,专业且敬业,是为经书学科师。他们是教科书的执行讲师,考试的忠实信徒,在“以论据论教学”的情境中成为学校的中流砥柱。郭沫若在《青年哟,人类的春天》中说:“经师是供给材料的技术家,人师是指导精神的领港者。”中国当代教育中的“术”跑在前面,灵魂落在后面,经师们难免推波助澜之嫌,有学生挥舞刺刀向老师,首先是我们相煎太急,最后偶然遭遇的老师成了替罪羊。

庸师为六品师。他们悠然于职场,不愿进取,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甘于平庸,照本宣科,人云亦云,水平日下;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按点上班、下班,抄抄教案课件,领个薪水过日子而已。他们只能算教师队伍中的公务员罢了,不少“编制内”的老师即如此。我在深圳见到许多年轻有为的老师,有过硬的学历文凭,锐意考进编制,捧上铁饭碗后,俨然教育囚笼的金丝鸟,最后泯然众人矣。

客师为七品师。他们乃教师职场的屈就者和过客,其心眼里瞧不起这个职业,屈“尊”站讲台,不甘落草,发愤图“强”,跻身“上”流。更有甚者,“宁为妓不为师”,身在曹营心在汉,随时准备移师另谋他业,所以不敬业,不乐业,比庸师更次一等。

技师为八品师。他们是商业模式的个人功利主义者,对本职工作缺乏热情,而一旦被大家或家长请去报告或家教,就会激情澎湃了。韩寒说的极其刻薄:“一个小时几十元上百元不等,基本上与妓女开的是一个价。同是赚钱,教师就比妓女厉害多了。妓女赚钱,是因为妓女给了对方快乐;而教师给了对方痛苦,却照样收钱,这就是家教的伟大之处。”他口中的“家教”师是为此等“技师”也。但教师岂能沦为售货员,岂能待价而沽或寻租?

幕师为九品师。幕师大都是幕后设计者或教育官僚、幕僚,因为他们不上一线,不站讲台,但“站着说话不腰疼”,是奖(讲)台上执牛耳者。他们高高在上(后),迷信权力,玩弄权术,追求利益最大化,始终把升学率和名利效应摆在首位。他们最有教育的话语权,永远是政治大于学术大于教育良心。诚如我们某些教育“大腕”或教育行政,把资源寻租,跟权利交媾,指点教育教学,翻云覆雨愚人耍猴于股掌,说什么“赏识啊,赏识,学生是上帝,老师是服务者”的屁话,但他们只是些教育政客或教育食客,诚不能划在教师之列的啊。

误师为十品师。其人或许有一定的学术,也有其思想个性,但主流价值观泛化,个人自由主义至上,离经叛道,道德矮化,其教书育人实为引学生入“精神猪圈”,误人子弟,诚如“范跑跑”者流或教师队伍中的个别败类、害群之马。譬如我,有一肚子的不合时宜,但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知道把最合宜的教给学生,注重对学生自由人文精神和浪漫主义的熏染,我还是做不了一误师矣。屏幕网络时代扁平化、碎片化,盛行所谓的“狼文化”,课堂肯定长出几个拆“台”的“学生”,但如果实在“道不同”就只好不相谋。“有教无类”是有前提条件的,“没有教不好的学生”何其谬也!站立三尺讲台的人,自有我们师道尊严的“台位线”,诲人不倦固然不错,但也不能故作多情为迎合。如果我们惯于为奴做学生的“侍应生”,那我们只能滚下三尺讲台了。没有尊严的教育是人类的灾难!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师道,济人经世之大道。教书育人,是学问,是艺术,更是情怀,最重要的还是道德良心。我辈既为人师,与生同煮釜中,只能用良知作薪,用信仰为引,相煎相熬,和谐与共,教学相长。这是一份难以承受的生命之重啊。

但绝不跪着教书,因为我们一直站立讲台。

附旧文一篇:

“撑伞惊诧”论

张训海/

只要略有知觉的人就都知道:这回网民的继续愤怒,是因为“上海一女教师出游,小学生为其打伞遮阳”的几张照片被好事者曝光后,群情汹涌之下,官方迅速回应,责成学校对“被撑伞”当事人批评教育,这名史上“最牛”“最霸气”女教师很快含泪道歉,不想知名学者李镇西老师撰文撑腰,却显得跟当事者是一伙的。师德呀,逻辑呀,不错,“世界上逻辑分两种,一种是逻辑,一种是中国逻辑”,他李博士在“秀”自己和学生之间种种“友好往事”后,怎能直接得出“学生给老师撑伞何错之有”的结论?什么逻辑?当事老师都低头认错了,他一个教育家却要跳出来“救美”,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居心何在?网民们有的是一浪高过一浪的无限扩大之讨伐热情,而一些躲在背后的“有识之士”们终于被触动神经,不再城府,不再沉默,开始惊诧。

中国的道德风尚里一向习惯“高大上”的舆论导向,社会“正能量”所指,才有“最美女教师”“最具世界情怀”之类的诞生,而一旦不小心“被撑伞”了,就活该贴上“最丑”的标签游街示众,接受千夫所指的道德审判。谁叫你是“为人师表”的老师呀,只要你在南美洲的亚马逊雨林偶尔扇动了一下翅膀,那在受众的舌尖上绝对掀起一场风暴。

是的,“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无论卑鄙者还是高尚者都有指责约束他人的权利。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普通民众无知无畏无厘头无底线成为他们的通行证,你有知有识者又缘何对此上纲上线,难道整个社会礼崩乐坏、伤风败德都是老师的过错?何况“被撑伞”女教师只是普通的教师一员,她至多只有“举止失范、神情不当”的差池,这跟“道德失范”隔着千山万水的距离,有必要全社会大动干戈、横加鞑伐吗?即使连李镇西老师挺身而出、仗义执言几句,也让他成为众矢之的的“同伞合污”者了。

那个撑伞的学生也够可怜了,虽然孩子比大人要单纯天真得多,但在网络的枪林炮火中他也不能幸免于弹:小小年纪就会拍马屁。“世上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教不好的老师”,教师是救世主来着,应该在全民道德溃败的危险关头,举着一把把遮阳伞,为每一位学生撑伞,从而擎起整个社会的道德大旗?!偶尔有一名老师和学生“亲热出格”,略有“跪着教书”变成“坐着教书”的“摆谱”之嫌疑,那整个社会舆论便会哗然一边倒,即便央视大腕也要磨刀霍霍向老师了。民众网上起哄家常便饭大抵只为娱乐,而那些所谓道德的“高大上”者“惊诧莫名”又为何?

好个道德的“高大上”者!大学许多的教授走穴出轨,争名夺利,他们不惊诧;在国际舆论里国人屡遭诟骂,“中国式”问题成堆,他们不惊诧;“教育培养不出杰出人才”,面对钱学森先生的质问,他们也不惊诧。社会缺德无底线,食品含毒转基因,房价高涨贫富殊,阶层固化腐败多,他们更不惊诧。在网民的喧嚣声中有一个逆流“撑腰”的人说了几句性情公道话,他们就惊诧了!

好个师德师风“高大上”者!是些什么东西!即使所举的罪状是真的罢,但这些事情,是无论那一个教师身上也都有的。“尊重每一个学生”诚然没错,但教师“不跪着教书”并不代表不尊重学生,何况每个学生都有给老师“撑伞”的权利,你怎么就知道学生在给老师“撑伞”时没有快乐和骄傲呢?居位高端、说话大气、穿着上档次的人并不代表你们在人格上有更多颐指气使的发语权。你们为了救赎自己的良知,而寻找社会道德沦陷的“替罪羊”,将老师推上祭台,就撕掉了你们的“不道德”的遮羞面具。摆什么“惊诧”的臭脸孔呢?

可是李镇西老师一“表达”,你们就怕了,“何错之有,师德不存”了?好像学生跳楼、教育神话,我们就是尊重学生了。教师挨打甚至被刺谁也不响,因为你们躲在象牙塔里或“名师工作室”里拿着政府津贴;学生厌学恶考谁也不响,你们只管帮着拿尺子丈量每一个分数的重量。高考的指挥棒指挥了教育教学,捧杀了大量的“尖子生”,我们的学生像一群奴隶一样地跪着读书,他们难道就获得了尊严?

其实教师是社会的弱势群体,“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又有什么人瞧得起、看得上这个职业?现在的学生和家长都挑剔,上课“不厉害”的教师是很难得到认可的,如果碰到几个“我爸是李刚”的学生,那就是“骑虎难下”。如今的学生,绝不会因为喜欢你就尊重你的课堂,绝不会因为喜欢你的课就认真做你的作业,绝不会因为你尊重他他就尊重你!能让学生心甘情愿为他们“撑伞”的老师,是“厉害”的老师,是优秀的老师。当学生心甘情愿地为我们“撑伞”,孔子描摹的“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和谐美好的教育场景才不会成为绝唱。

莫言在诺奖致辞《讲故事的人》中,说得明白极了:他讲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同学们参观一个苦难展览,有一个同学竟然没有哭,他就去向老师“告发”,后来心中常常悔恨不已,“这件事让我悟到一个道理,那就是:当众人都哭时,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当哭成为一种表演时,更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允许学生给老师打伞,是对学生的一种尊重。至于“被撑伞”的时候老师摆什么姿势,重要吗?难道老师受宠若惊或拒人千里,才合乎师德规范吗?

屏幕时代,网络是网民集体娱乐的广场和相互讨伐的战场,警醒你们不要一起娱乐至死!还是随便看看网上的几则旧闻:

“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一女生在上课迟到被老师批评后,课间打了一杯开水,泼向老师面部,造成该教师面部烫伤。”“南昌大学原校长周文斌被控受贿2千多万受审。”“湖南工业大学原校长张晓琪受贿赌博获无期,与‘80后’女学生有不正当关系”云云。

“高大上”者们,从此可以不必“撑伞惊诧”了,教师们头上都没有“保护伞”,你们还是把子弹留自己一些吧。像李镇西老师一样,不端着,不掖着,面朝太阳,同伞前行,关心每一个生命,给每一个日子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