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蝶舞(诗两首)

A.花开蝶舞/张训海

你来或者不来,

我就开在这里,

且开,

且落。

 

你撞进我的怀里,

我忍着悲伤欢喜,

因为春华秋实的距离,

你拿两对翅翼等长。

 

你追崇蜻蜓轻佻的鉴赏,

才触这一朵飞向另一蕊;

你忽视蜜蜂细长的翻译,

而在整个春天碎片浅阅。

 

芳菲尽不足酿,

你于地球仪上转动世界,

我在树儿底下垂落花瓣,

天老地荒。

B.十里荷花待风至(海歌/文)

湖面风来荷举,

蜂入藕花深处,

采花,采花,

惊起一池霞鹜。

 

那个采花流寇,

从不沉溺一朵。

轻读几篇湖浪,

飞去,飞去,

找寻新的花圃。

 

这个花心的过客,

撞伤湖荷的心房,

不懂十里湖浪,

就是百里水乡。

 

常喝蜂蜜清肠,

温故家酿,

译不出花花世界,

拽着行囊流浪。

 

山高水长,

你在我最深的甜蜜里,

我在你最远的背影中,

南来北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