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蝶舞(诗两首)

A.花开蝶舞/张训海

你来或者不来,

我就开在这里,

且开,

且落。

 

你撞进我的怀里,

我忍着悲伤欢喜,

因为春华秋实的距离,

你拿两对翅翼等长。

 

你追崇蜻蜓轻佻的鉴赏,

才触这一朵飞向另一蕊;

你忽视蜜蜂细长的翻译,

而在整个春天碎片浅阅。

 

芳菲尽不足酿,

你于地球仪上转动世界,

我在树儿底下垂落花瓣,

天老地荒。

B.十里荷花待风至(海歌/文)

湖面风来荷举,

蜂入藕花深处,

采花,采花,

惊起一池霞鹜。

 

那个采花流寇,

从不沉溺一朵。

轻读几篇湖浪,

飞去,飞去,

找寻新的花圃。

 

这个花心的过客,

撞伤湖荷的心房,

不懂十里湖浪,

就是百里水乡。

 

常喝蜂蜜清肠,

温故家酿,

译不出花花世界,

拽着行囊流浪。

 

山高水长,

你在我最深的甜蜜里,

我在你最远的背影中,

南来北望。

春之节(诗一首)

春之节(海歌/文)

这些年外面飘着许多雪,

春夏的艳阳掩埋,

寒风吹彻,

每一个缝隙角落。

 

这儿的雪下得像白绒花,

每个人心里举着干柴烈火,

投进村落的灶膛融化,

烧出腊梅朵朵。

 

年的雪守着静穆的夜,

统一时刻爆米花,

长出惊天动地的烟花,

引爆所有烂漫春花。

阳台上的女孩(诗一首)

阳台上的女孩(海歌/文)

见多了阳光海滩迤逦的女郎,

那是承受海浪挑逗的娇嗔。

 

对面阳台的少女,

长发红袄照出窈窕的妖娆,

那垂睫的矜持,

恰似积雪不胜冬阳的冷艳。

 

她在阳台上读一本书,

我在阳台下读她像一本书:

我想她是一个未经恋爱的女孩,

梵婀玲上的素手拉出琴音风骚。

假如一滴水(诗一首)

假如一滴水(海歌/文)

一片海近,

一条溪远,

一滴水似近还远。

 

假如一滴水活得像颗子弹,

从黄河从长江担水,

在每一棵草茎

每一颗树芽养活。

 

母亲喂的春风瘪如乳房,

父亲种稻鬓发如雪,

如果村庄还长着一些桑榆,

那秋水在一只狗的眼里复活。

 

如果天亮——

关心一掰玉米一沓谷穗,

丈量每条铁轨的长短温度,

登记出路旁树类的数目。

 

假如河流不再清澈,

连雨水都失去节操,

一滴水咸在眼角。

两代人(诗一首)

两代人(海歌 张思遥/文)

童年时看父亲,

父亲是一座山,

而我是一只林中鸟;

鸟儿怎么也飞不出山的视线。

 

幼年时看母亲,

母亲是一片湖,

而我是一尾水中鱼;

鱼儿永远脱不开湖的怀抱。

 

山给我伟岸的品格,

湖给我自然的欢笑;

山进化我飞翔的翅羽,

湖练就我游弋的鳍壳。

 

长大后再看父亲,

父亲变成山中的一片林;

而我却挺拔为一座山。

 

成年了再看母亲,

母亲化为水底的一片草;

而我则坦荡成一面湖。

曾经有一条河流(诗一首)

路和鞋子(海歌/文)

路是永远的鞋子,

一脚踩在地上,

一脚踏上云端。

 

心总在别处,

内向或外向,

总在找一个方向:

长途诠释路的长度,

天边长出路的高度。

 

不学枝头的鸣蝉高叫,

匍匐中揣满蛤蟆的向往,

有时风大逆转角度,

陀螺旋转。

 

路是唯一的路,

鞋是运动的鞋,

人立于天地,

只为找个我。

2015年我已然飞过

2015年我已然飞过

张训海

看着2015年渐行渐远的背影,我望向天空:天空没留下鸟的翅膀,但我已然飞过。

2015年,我从内地突围至深圳一民办高中从教,正好整一个十年。从高一到高三,周而复始,守望麦田,板凳坐冷,熬出了一些思想。这一年,全区高三语文试题模拟比赛,我的一道《爱的选择题》语用原创题入评,最后获得三等奖,我庆幸自己内心依然保持着一种对高考应试的警惕性和“扫除力”。

这一年,我继续栖居《语文教学通讯》杂志社和语文报社联办的中华语文网,留下包括教学论文、课例、微小说、杂文、诗歌等作品20多篇。其中,算作“精品”的不过10篇。

这一年,我青涩安巢国家语委语言文字报刊社的真语文网,发表作品10篇。其中,《语文导刊》龙博记者的采访稿《率性真语文
激情满课堂——“语文诗人”张训海》和《我的语文叫“净语文”》(已于2013年见载《语文教学与研究》10月中旬期刊)文挂上真语文网站宣传栏目。

这一年,我受邀全国三家语文教师QQ群讲座,课题稿分别为《作文的“杠杆原理”》《说说“净语文”那点事》《雷雨中的语文味》。

这一年,我的“净语文”课题,获准教育部教师科研十二五规划重点课题“教师专业发展研究”子课题(批号GGD1411222结题,并荣获个人课题国家级教研成果二等奖。同年1月,59万字的编著《语文有味读经典》(CIP数据核字2015025298)被吉林大学出版社出版试发行。该书由中学语文特级教师董一菲教授作序,获得余映潮先生、程少堂教授、马恩来等名师的赞评。湖南永州市教科院吴春来老师热情洋溢地写出《在南海边画了一个语文的圈》的书评文章,其实我只能像个小孩子,祈望在南海边弄个小涟漪。编著的学生应用推介还得到了湖北钱晓国、湖南刘超衡、山西柳晓红、深圳陈筑等老师的帮助,这里一并感谢!

这一年,我在全国报刊发表文章8篇如下:

《我用一种语文改变自己》(中语会中学语文教学参考》12月上旬期刊,3600余字

《有一种写实叫虚构》(其中含小说、散文各1篇)(中国文学研究会联袂中语会《文学校园》11月期刊,4700余字

《命题作文“熬”同题pk》(湖北长江报刊社《疯狂作文》11月高中版,5000余字

《摸经典名句的屁股》(中语会《语文报》11月高中版,1000余字

《如果你是蝴蝶》(诗歌)(国家教育部语委《语言文字报》9月期刊,500余字

《语文课要有“语文味”》(国家教育部语委《语言文字报》8月期刊,2500余字

《现代文“被阅读”让语文阅读教育边缘化》(贾平凹主编《美文青春写作》7月期刊,2000余字

《我用一种语文改变自己》(江西教育期刊社《教师博览》5月微信版,点击量达8500余次

2015,我依然保持一颗比较干净的语文心,用理想主义兼浪漫主义支持现实主义前行。这一年,我确定了“净语文”的“三元六文”理念,即放养悦“读”、心之所“练”、自由“写”生,以及文字煎熬、文采训练、文章意识、文学濡染、文化涵咏、文人情怀。

冬天到了,北方天空的雪飘得很纯洁。我望向远方,远方应该有诗和春暖花开!2016年,向青草更青处漫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