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月亮惹出的风流——采撷《荷塘月色》

都是月亮惹的风流

                           ——从中国传统文化视野中采撷《荷塘月色》

                                                 张训海/执教

【课案创意】用语文味教学法,在中国传统文化视野的关照下,挖掘文本的人文内涵和文学意蕴,诗意审美,含英咀华,撷采这篇经典散文的语言文字之美、自然风物之美、风俗文化之美、思想情怀之美。

【课案展示】

一、“久在樊笼里”,内心如何得静

家事,国事,天下事,“偌大一个中国,竟然放不下一个安静的书桌”,虽轻犹重似淡还浓的人生忧伤,怎一个“苦闷”了得!孔子言“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哀”“乐”与共的审美思想,正是中国士大夫一贯的“中庸”传统。——从文中摘录作者的相关“情语”,还原作者心声,品味限定性副词的含蓄美。

①这几天心里不宁静。——(这几天心里是一团乱麻,也可以说是一团火,苦闷啊!) (社会现实的剧烈动荡在作者心中激起了滔天波澜,作者用一“颇”字含蓄有度地加以宣泄,为全文定下了抒情的基调。)

②这一片天地好像是我的;我也超出了平常的自己,到了另一世界里。——(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惬意啊!)(感慨自己平日身不由己,现在偷得半日闲,能逃避一刻的难以置信的轻松闲适。)

③我受用这无边的荷香月色好了。——(大快朵颐,快哉!)(“且”字表明作者获得了月下暂时的逍遥之乐与短暂的人生自由感。)

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烦啊,蝉噪蛙鼓让人耳根不得清静,我什么也说不上哟!)(“但”字笔锋陡转,蝉蛙如此“热闹”也不能感染作者,依然难以摆脱绵绵的愁绪,照应了文眼“颇不宁静”。)

这真是有趣的事,可惜我们现在早已无福消受了。——(只能在心里想想而已!)(“可惜”又从热闹的采莲盛说中返回了灰色现实,无奈之情溢于言表。)

这令我到底惦念这江南了。——(我的水乡,梦里萦魂里牵,叫我如何不想你!)(出门寻求佳境,意在摆脱“不宁静”的心情,但难以解脱。身处忧烦,忆往怀旧,想借此超然于现实的重压之外,但这同样是不可能的。作者在品味苦涩之余,心绪又转化成对逝去的美丽的追想,自然而然引起强烈的历史同化感。)

 

二、“复得返自然”,“莲”的心事

“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静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若是无法逃遁尘世,何不如莲一般不蔓不枝,在污世浊流中独善其身呢?举世皆浊我独清,自清“情”何以堪!不管是道家的“出世”,还是儒家的“入世”,都蹈循“归依自然、天人合一”的“宇宙意识”法则,正所谓“物即我、我即物”。人,诗意地栖居!人与自然、人与自己内心、人与人,这三者之间皆讲求彼此“交融”“和谐”相处。——分别换写品读几个自然段。

①(第4自然段)月下荷塘,诗经的方式:

田田的叶,出水的裙,不早不晚不偏不倚撞见自清惊鸿一瞥,那应是一句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的喟叹。小家碧玉也好,大家闺秀也罢,诚如出浴的美人,着墨了我凝望的视线,却丝毫不逊伊人的风华,宛在水中央,却见在水一方,伊人于我笑靥如莲。百转千徊,那水该是怎样的水,映衬出女子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模样;流水脉脉,遮掩了她们入世的执著,出世的清逸;水气氤氲,朦胧了那惨绿少年的容颜,单纯执着如典跖里的尾生,站成荷塘里一幅安静的黑白映画,让女子入眼入心,连那回眸一笑,都定格成莲之夭夭,灼灼其华。(品味几个比喻句和叠音雅词。)

1:“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运用比喻手法写出荷叶的风姿。

师:由“出水很高”联想到“亭亭的舞女的裙”。两者不仅相似,而且写出其动态美。

2:“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运用拟人、比喻的手法写出了荷花的神韵。

师:“袅娜”写出荷花的饱满盛开状,“羞涩”写荷花含苞待放。这两个词本是用来描写女子娇美姿态、羞涩神情的,现在用来写荷花,赋予物以生命力和感情。这是拟人写法。接着连用三个比喻,把荷花比做是“一粒粒的明珠”“碧天里的星星”“刚出浴的美人”,分别描绘了淡月辉映下荷花晶莹剔透的模样,绿叶衬托下荷花忽明忽暗的情状,以及荷花不染纤尘的美质。

3:“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教师提示学生参看“练习二”)——由嗅觉向听觉转移,写出了荷香给人的轻柔和舒适之感。

师:是通感手法。“缕缕清香”与“渺茫的歌声”在许多方面有相似之处,如时断时续、若有若无、轻淡飘渺、沁人心脾等,其间感觉的转移伴随想象的跳跃。“清香”与“歌声”同属美好的事物,把“清香”比喻成远处的“歌声”,写出了荷香的幽淡迷离,也烘托出幽美静谧的氛围。

4:“叶子与花也有一丝的颤动,像闪电般,霎时传过荷塘的那边去了。叶子本是肩并肩密密地挨着,这便宛然有了一道凝碧的波痕。”——运用拟人的手法,写出微风过处叶、花闪动起伏的荷波之情状。

师:既有视觉形象,叶子“有一丝的颤动”化为“一道凝碧的波痕”;又有听觉形象,风吹花叶的颤动声音。动静结合,形象地传达出荷塘富有生气的风姿,创造出了清幽恬静的氛围。

师:你们太有才了,赏析句子准确到位!请同学们找出本段的几个叠音雅词加以品读。

1:“田田”形容荷叶相连的样子,突出荷叶紧密。

2:“亭亭”写出了荷花的身材纤细高耸。

3:“脉脉”突出了荷叶下面流水的深情,应该是作者的想象。

师:是的,叠词不仅突出程度,而且还有音韵美。

②(第5自然段)塘上月色,诗歌的方式:

月华如水/薄雾笼纱/花叶入梦/月也朦胧

丛木斑驳/柳的倩影/如歌如画/鸟也朦胧

(品味几个含情拟人化的动词:泻、浮、洗、画。)

1:泻——既照应了以流水喻月光,又写出了月辉照耀,一泻无余的景象,使月光有了动感。

师:这是动态美。

2:浮——写深夜水气由下而上轻轻升腾,慢慢扩散、弥漫,以动景写静景,描绘雾的轻飘柔美。

师:这是状态美。

3:洗——写“叶子和花”在月光映照下洁白而又鲜艳欲滴的状态。

师:哟,这是色彩对比美并状态美。

4:画——写出了投在荷叶上的月影之真、之美。

师:有“人为”动作含于其中,仿佛有无形的手在展纸描绘“倩影”。

③(第79自然段)塘边遐想,散文的方式:

春去夏来,芙蓉出清水,荷花刚从碧绿的叶浪中擎出,盈盈露出贝齿,娇羞欲语;微风过处,水珠滚动,她翠绿的裙裾翻飞。

“小船呀轻摇,菡萏呀半开,蜂蝶呀不许轻来……”又是采莲的时候了,她这样想。她,乌黑的长发,像是水帘一样垂在肩旁,淡淡散出花香;素白的湘裙裹着窈窕的身子,勾勒出纤纤的莲腰。她莲步款款,螓首频回,袅娜如风中的荷。舟不停地荡漾着,她寻找着自己的意中人。

他,也是来采莲的,灵活有力的双手摇着船橹,轻快地穿行在碧荷丛中。忽然,她的浆被水藻挂住,舟两边的浮萍一漾一漾;他看见了,用一支长篙帮她拔开水草。这时,她抬起头,他也抬起了头。人群中,他们的目光不经意的相遇了,他们含情脉脉地凝望着对方,都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震憾。他们的舟挨得很近,他们的心也挨得很近,双方互相递传着盛满糯酒的羽杯。

那是一种平凡的美丽,在不经意间却成了他们那个季节最动人的风景线。

……

别了这么多年,曾经的往事,恍如昨天。谁能告诉我,江南水气的氤氲中是否又酝酿了一地相思,绵软的,如那已然熬成伤口的红豆;荒芜的,如那一株最后的芳菲,开在谁眼里让人怎生安眠?

“……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想来,那应是一阕词,一曲菱歌。南塘依稀还是那个南塘,荷叶涟涟,那怜爱你的心还如水般的悠长。

拈花一笑,已过经年,炕上小儿正酣,妻也入梦,我心已宁静如池!(品读最后一段:一种苦闷才下眉头,乡思、爱情、亲情又上心上。)

 

三、“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风流才子的“美人情结”

“食色性也”,自古哪个才子不风流?都是月亮惹的祸吧,作者爱自然更爱美女;宝哥哥言“女子都是水做的”,作者也是唯女子为美为清。在朱自清笔下描写荷塘的比喻及用词,无不与女性有关。

①“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舞女,一定是个身材曼妙的少女。

②“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袅娜,形容女子体态轻盈柔美(这个解释比课本注释更有味儿,更与羞涩和谐)。羞涩,难为情,态度拘束不自然,多指妙龄少女吧。

③“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歌声似的。”——这清香一定是女性的馨香吧,歌声自然不会是男声,只有婉转的女声,才能与这阴柔之美和谐。

④“叶子底下,是脉脉的流水,……而叶子却更见风致了。”——脉脉,形容女子凝视或用眼神表达情意。风致,也应该是形容女子的容颜举止。

⑤“弯弯的杨柳的稀疏的倩影,却又像是画在荷叶上。”——倩影,女子美丽的身影。上文的“……斑驳的黑影,峭楞楞如鬼一般”中的“黑影”,大概一定说的是粗鄙男人的黑影了。

⑥“树色一例是阴阴的,乍看像一团烟雾;但杨柳的丰姿,便在烟雾里也辨得出。”——丰姿,风度姿表,还是只能是女子的仪态。

⑦“于是妖童媛女,荡舟心许;……尔其纤腰束素,迁延顾步;……恐沾裳而浅笑,畏倾船而敛裾。”——如果说作者对荷叶、荷花、荷香、流水、杨柳的描写隐隐地表现了对女性的欣赏。那么,对《采莲赋》的联想则明显地表达了对女性美丽的艳羡。

⑧“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采莲曲》中的风流女子刚走过去,就又来了《西洲曲》里的多情采莲女啊。

小结朱自清是喜爱荷塘月色的,但我说他在无意识中更爱美女。爱生活与爱异性是同义语(柯云路语),与其说朱自清爱美女,还不如说他在追求纯洁的节操,追求自己的精神家园。“假如你有两块面包,你得用一块去换一朵水仙花。”在我们案头种一盆水仙花,养在掌中,梦着大海。精神需要自赎和滋养!

 

四、“人生若只如初见”,总有一种情怀叫人感动,总有一些经典叫人铭记

背诵经典语段,传承经典笔墨——将经典的语句直接引入自己的作文中,或在自己的文字中弥漫经典语句的余风流韵,使得别人能无意中望见经典笔墨的踪影。请同学们背诵第4自然段,并仿写开头的几句。

1:(背诵)

2:(展示仿句)整整齐齐的课桌上面,弥望的是密密的书本。书本堆积得很高,像厚厚城堡的墙。摞摞书本中间,堆积更多的是题卷,有做过的,也有没做过的;正如一座座山峰,又如大海中的浪花,又如刚出炉的山芋。在高中的路途上,这些艳丽的红勾和分数,仿佛永远开放在记忆中的花朵。

师:这是典型的仿写句式。正因为有了经典的余风流韵,才有了精彩!请大家欣赏下面两段作文片段——【投影:①鱼塘的水中,栽着几丛莲,但却没有田田的叶子。叶子的中间,本来应该开些淡雅的荷花,但是这几丛莲,却只零星地撑着几片瘦弱的叶子。也许是前面那间工厂不断释放的气味抑制了她们开花的兴致,她们也懒得显现了。即便是荷叶,也是半卷的,匍匐在水面上,有气无力的,像霜打的败柳,像入暮的老妇。(选自上海市联考优秀作文《曾经的月色》语段)②论坛里面,熙熙攘攘,密密麻麻都是网民,而青年人最多。这些网民将一个论坛重重围住;只在凌晨小憩,漏着几段空隙,像是特为庄家留下的。网民的头像一律是艳丽的,乍看像一个头像的市场。图形隐隐约约地像是要说话,只有些大意罢了。这时候最热闹的,要数网上的游戏和QQ聊天了;但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这样想着,猛一抬头,不觉已是深夜时分。轻轻地关上电脑,屋里什么声息也没有。(选自2008年度时文《QQ夜色》语段)】

生:(2名学生说说读后感想)

师:第一段文字,既寓含了作者自己的思想,又能勾起你对经典的回忆,这便是特色。从语言上看,它模仿《荷塘月色》的语言,颇显情趣;从内容上看,巧妙地寓含对现实的担忧,思想深刻。与寻常的写景片断相比,这段文字更具诱惑力。

师:第二段文字,会让你不由自主地想起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这便是作者的成功。巧妙的是,作者将荷花这一描写角度改成了网络,让网络这一原本沉重的话题,顿时变得妙趣横生了。尤其是“但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之类的句子,言语不多,却将“我”重新认识网络之后的形象,刻画得栩栩如生。

 

五、“风流的荷塘,多情的自清”,读书和随笔

爱国家民族,是大义;爱妻子儿女,是亲情;爱水乡少女,是本性;爱书本学问,是修养;爱荷塘月色,是精神。在生命中,我们别让喧嚣干扰宁静,世俗浑浊清质,功利蒙昧心灵。朱自清先生躲进小楼成一统,只因心有莲花!人,就得保持人格独立,保持精神清洁。这篇散文作者以艺术的笔法,描绘了一幅令人陶醉的月下荷塘美景图:绿叶田田,荷花朵朵,清香缕缕,月色溶溶,像朦胧的幻梦,像飘渺的歌声,充满了诗情画意。作者追求的总是“淡淡的”“恰是到了好处”的意境,展现的是荷塘月色的令人“惊异”之美。可以看出,这清新、美丽、宁静的大自然正是作者的精神避难所。课外阅读两本书:①“生命充满劳绩,但我们诗意地栖居在这片大地上!”——海德格尔《人,诗意地栖居》;②“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我见了女儿便觉得清爽……”——曹雪芹《红楼梦》。

课外写点文字:诗一首《一面湖》(可以作为开篇导诗)

假如天空睡了,

  大地还醒着;

假如大地睡了,

  道路还醒着;

假如道路睡了,

  河流还醒着;

假如河流睡了,

  清风还醒着;

假如清风睡了,

  一面湖水还醒着;

假如一面湖水睡了,

  荷塘月色还醒着……

(深圳市宝安区高中语文“文学与写作教学论文及课例设计”比赛一等奖)

假如学校是医院

假如学校是医院

张训海/

李镇西老师曾经有问:为什么最好的医院收治的都是最难治的病人?因为一流的医院条件最优越,设备最先进,医术最高明。而一流的名校呢?

李老师说,至少就中学而言,全国所有高升学率的名校,无一例外的又是当地高密集高垄断的“优质生源”学校。

其实大家早习以为常,对一流名校也趋之若鹜。而二、三流学校,包括一些民校,是否就成了莆田系医院?!它们同样希望分得一杯羹,只好在名校后面拣拾名校所弃的生源,包括问题类学生。教育是一块大蛋糕,中学教育演变为学校培训,医疗设备、条件和门诊医师是其广告招牌和重要名片,产业化的名牌效应啊!

而一流的中学名校,高升学率还是其内驱动力和地位优势所在。当然名校的硬件也是非常硬的,包括过硬的校园环境,以及教师过硬的学历、职称、名誉、教学能力等。学生们在被择校、被分流、被回收的过程中,已然打上了“优生”“差生”的烙印,那些挤不上头等舱、包间软座的,只能硬坐或硬站了。就像到医院就病,有的是专家门诊和VIP病房,有的是一般门诊和普通病房。

优质生源和一线的名师成就名校,后来才有了名校长。

本该内涵式发展的学校又有多少内涵呢?不能说没有,哪所学校不在搞教改实验、课题研究呢?从洋思的“清”到杜郎口的“三三六”到衡水的神话,从“有效”到“高效”到“翻转”,哪所学校停止过折腾呢?

“教育走得太快,灵魂跟不上”的结果是“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芮成钢”。校园“静”不下来,也“净”不下来,因为一切为了上名校,一切只为了成就功名。白猫黑猫,“成功”了就是好猫。

有一部《虎妈猫爸》的电视剧,“虎妈”和“猫爸”隐喻了两种不同教育观的社会典型意义。这两种价值观念在现实生活中的激烈碰撞,直接影响了人们对生存方式、生命本身和亲情爱情的重新思考和建构,只是一种理想主义的浪漫手法,其中的“必胜诀”无可避免地成了当今教育功利主义的现实写照。

“黎明即起,鸡叫之前。语文英语,大声诵念。还没睁眼,已念多遍。数理公式,牢记心间。公式难背写手背,有事没事抬手记。上课争坐第一排,课上讲评要听细。多跟好生谈理想,不与差生闲扯蛋。单词多了别心烦,分片分组来攻占。名人名言多摘抄,作文分数低不了;开门见山扣紧题,直接了当最简单。考前错题编辑好,心里有数不慌乱。答题不会越过去,先易后难树信心;实在不会就填B,概率保你分不低。交卷之前查三遍,铃响收卷再落笔。不能偷懒与侥幸,光明就在黑暗里。胜男胜男莫放弃,全力以赴争第一!”

把手段当成了目的,这是生命意义的本末倒置,其实我们在教育技术的路上走得太快太远了。“有知识没文化”,既可悲又可怕。高速公路上的人潮汹涌,那只是书本在奔、衣服在跑,而文化思想、生命本身却无暇顾及。

“你的账户余额已不足100天、60天、30天……”誓师会、冲刺会、考前心理辅导会,学校成了精神病院还是传销现场?学生不发疯才怪呢?

“考过高富帅,战胜官二代!”“要成功,先发疯,下定决心往前冲!”“提高一分,干掉千人!”“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进清华,与主席总理称兄道弟!”……诸如此类的高考雷人“励志”口号跟《必胜诀》一样误人毁人!教育不是神话,是慢的艺术,慢慢走,静待花开,生命才能结出有机自然的幸福果实,才有更长远更充实的意义价值。

“生活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眼前的苟且是什么?是分分必争,是考分!“诗”只是“诗歌鉴赏”,远方只有芮成钢!这种考试能力在前、素质能力在后的评价体系,直接导致大部分学生的价值取向错觉变异。师与生不自觉地畸变为“知识售货员”和“顾客”的角色,就像医患关系一样,紧绷的绳索上,随时都存在着“蝴蝶效应”,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一所学校充斥戾气和奴性,是偶然到必然的逻辑嬗变。

考试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极端的个人功利主义必将扭曲人生,必将造就一个个芮成钢式的悲剧。他们虽然也有“天下观”,但丢了“修德修身”的前提,那必将矮化人格精神,失去文化灵魂。如果人的精神生命萎缩干瘪了,即使外表再“高大上”,那也只能叫“物质身份”的肉体躯壳。

作家曹文轩在《阅读是一种人生方式》文中说:人并不只是一个酒囊饭袋——肉体的滋长、强壮与满足,只需五谷与酒肉,但五谷与酒肉所饲养的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体。这种可以行走,可以叫嚣,可以斗殴与行凶的躯体,即使勉强算作人,也只是原初意义上的人。关于人的意义,早已不是生物学意义上的——生物学意义上的人便是:两腿直立行走的动物。现代,人的定义却是:一种追求精神并从精神上获得愉悦的动物——世界上唯一的那种动物,叫人。

曹文轩认为这是一种人的认为,而另一种人为物质金钱、各式娱乐所吸引,主动放弃阅读和精神成长,是明知故犯的犯罪和堕落,要诅咒。

我们的学校有书香吗?有无关考试的人类阅读吗?你也许会说“我们有图书入口”啊,但出口看考分,几万册与考试无关紧要的图书又有几人去亲近呢?教师忙着备课、备考,考生急着分数跃进,剩下一些升学无望的学生,只能像幽灵在校园徘徊了。

分数,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教育中不能承受之重。“尊重每一个学生”,你表面上不以分数为标准排名分序,实质上是以考试名次界定学校、班级的重次,还美其名曰“选目标分层次教学”,玩花样搞课改,玩文字游戏而已。做了婊子还立个牌坊!

“没有教不好的学生,不放弃一个差生”,面对“我爸是李刚”“我是颗蒸不烂煮不熟锤不扁吵不爆”“响当当的铜豌豆”之时,你是否要跪下来尊重?一旦教师的尊严被撕裂,理应敬畏的教室讲台坍塌,又何谈培养学生的健全人格?重考重分,必然裂变“反智”的极端,从张铁生到韩寒,到如今的校园欺凌,衍生分化的结果是,学校育人功能的专制和溃败。

社会阶层固化,学校等级森严;社会贫富悬殊,学生三六九等。尖刀班、火箭班、卫星班,般般名目多。文化班、艺术班,失了诗与艺术,“智慧校园”只见“数字智能”和空置搁浅的图书。

学校的雕栏铁窗,拦不住学生的厌学轻生;群殴老师,成了学生的遐想和狂欢?!

医院通过仪器诊断病患,学校通过考试分出优劣,是否都在误诊胡治?一个健康人被当成患者大量吃药,甚至化疗,甚至被摘掉脏腑,你说这个医院医生缺不缺德?一个学生去名校也好,去非名校也罢,读书几载,被学校淘空心灵后装满考题考卷,你说这所学校还是好学校吗?

假如学校是医院,学生成了患者,那在异化的“学生至上”“分数至上”之下,教师和教育只有死路一条!

学校不是医院,那是农场?但在转基因式的教育教学情境之下,有几只牛羊可以逃脱“奶杀”的命运?教育在逆行,教育者对红灯熟视无睹,可怕之极。如果我们还讳疾忌医,那更加可悲了。

学校不应该是精神病院,校园是一个产生思想火花、普世情怀的地方,应是一块让一个自然人成为优雅、健康、幸福的准社会人的修习净土。当社会道德法庭上人满为患的时候,即使所有学校变成医院和监狱,也救不了人类。

我的“六文”语文教学观

我的“六文”语文教学观

               张训海

语文就是语文,由“语”和“文”组成,就应该从简约纯粹出发,回归“语”的自然本色,以及“文”的本真本质。真正的语文,少不了文人情怀、文化涵养、文章得意、文学浸染、文采训练和文字煎熬这“六文”。

文人情怀 人有人样子,文有文样子,语文失去了“人”的精、气、神,就失去了生命的本真,我们必然迷失。语老师首先得是书生文人,然后才能把学生当人看,当文人培养。我们目前的语文“气候”中缺乏“人”,缺乏“文”,缺乏“人文”这一株语文“植物”,只有我们心中植入了这一植物,心上有人、眼中有文,“人”和“文”才能活络起来,教和学才能活络起来,我们的语文课堂才能焕发生命的神采。语文老师就是用一种语文情怀潜移默化学生的文人书生情怀的人。

文化涵养 有“人”的语文是有生命原色的语文,这种语文给予我们生活的勇气和生命的尊严。这是在进行“人”的培养的同时,对学生进行一种民族文化继承和精神滋养的教育,以正向价值观的立意,逐渐培养学生做人的人格品质、做事的信念主张、治学的思想章法,从而达成有文化涵养、文化气质、文化精神的目标。有知识没文化是可怕的,知识是华丽的外衣,文化灵魂才是根本。文化涵养是语文的底色,它是自然渗透和不断濡染的结果。

文章得意 文章意识是一种对文本的裁剪、加工和举重若轻的选“点”解读、导学能力。“弱水三千”,学生只能从老师那里“取一瓢”饮,泡制、酿造的是苦水还是醇酒,就要看老师的素养水平了。这个问题是不是问题,还需视教师对文本的有“我”意识、目标意识、创新意识、文体意识、语言意识、审美意识、学养意识而定。有的老师把一篇文章切割得体无完肤,却没走进文本;而高明的老师曲径通幽,立足一“点”展现无限风景。有了文章意识就可以文章得意。

文学浸染 文化是氧气,文学是干粮,有时“语文就是文学”。文质彬彬、有文人样就得先爱上文学,在文学的海洋里熏陶、淘洗、浸染。文学这个概念既宽泛也具体,爱文学书籍、爱舞文弄墨就是热爱文学的一种表现。文学濡染是过程,更是结果,要求师生同是“书生”,不倦地阅读、背诵、写作。所谓书生,就是以阅读为生命、以语文为符号的读书人。

文采训练 文采训练是文学濡染的“小园香径”,这自然回归到“语文就是语言文字”命题上了。书读千篇、百遍,百转千回妩媚生,品味体悟了言意,自然有了语感;有了语感,就是有了较强的言语意识和语言生成能力。遣词造句、仿写句段、构思篇章,表情达意得准确、简明、形象、生动、鲜明、独到,出了彩,得了意,便是有了文采。

文字煎熬 “一字一词总关情”,沉浸在汉字的柔情里,品味语言的温度和湿度。在阅读、写作的过程中,用一颗敏感的心和着一份苦涩的时光,然后用一只寂寞的手熬成凌迟的痛。文字是甜蜜的痛,学生反复咀嚼、运用、淬炼,其中甘苦自知,饮之如饴,方能自得。

文字煎熬、文采训练、文学浸染、文章得意、文化涵养、文人情怀,是为我的“六文”语文教学观。

语文是什么?我不擅于术语,借用诗人李汉荣解释河床的诗句“河也有床,河躺在床上做着川流不息的梦”,我把语文做个很语文的解释:语也有文,语进入文中做着灵肉结合的梦。(见载2016115日《语言文字报》)

我用一种语文改变自己

我用一种语文改变自己

张训海

如今的时代是个开放且多元的时代,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众语喧哗,语文恰逢“取名字比赛”之会,这语文、那语文很多,许多语文像抗日神剧一样传奇。

程少堂教授曾经感慨如是,然而他的“语文味”正在改变全国?!但我认为这语文、那语文都是一种语文路径,我也就附庸风雅将我的语文取了个“净语文”的名字。我的语文普普通通,我明白普通语文人的教育教学理念改变不了多少现实,但我知道能改变我自己。

“语文味”是语文公路上的一个概念,一棵长在每个语文人心坎上的带刺的树。“语文味”是一个名词,也是一个形容词,还可以组成一个“让语文有语文味”的句子。“文字煎熬、文采训练、文章得意、文学熏染、文化涵养、文人理想”出于“语言、语感、语用”之标本,得之心,寓之书,我编写出自己120万字的教材,已经出版第一分册《语文有味读经典》一书。

复旦附中的特级教师黄玉峰在《“人”是怎么看不见的》一文中谈到“教育的五条绳索”:功利主义驱动,专制主义坐镇,训练主义猖獗,科学主义横行,技术主义助阵。五条绳索也绑架了语文的教育教学,我只能尽量地让自己干净一点,天真浪漫一点!

“净语文”不是什么高深理论或主义,它只是一种真语文的现实态度,无需学理定义,诚如一个公路名词。我用“净”的信念读书、教书、写书,执教于自己的语文生涯。我不想让我的学生湮没于“扁平”时代大众功利的潮流中,只想和他们躺在一条比较清澈的河流上,引领他们在文字、文学、文化中淘洗岁月,天真而从容,做一个川流不息的语文梦。

首先是“静下来”和“读起来”,放养让阅读“像呼吸一样自然,像相恋一样相悦”。

静下来,不管不顾地在类似《民国老课本》的老课文“三只牛吃草,一只羊也吃草,一只羊不吃草,它看着花”中浪漫行走,静听花开。屏蔽诸如“羊的全身都是宝,肉可以吃,奶可以喝,皮、毛可以穿”的实用文本或“青春卖萌”的“泡沫文学”的阅读。我也不想让我的学生在测试性的阅读练习中完成中学语文的阅读教育,更不想他们快餐消费式的文化中食欲畸变、坏了肠胃。

那些名篇名著、文本阅读,为什么一定要加上问题、戴上镣铐才叫阅读呢?正如出门旅游,你总要先给学生布置作文的任务,你说学生能玩得开心吗?语文的阅读就应该是放养式的,阅读就“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读——素、悦。不预设阅读问题,一身轻松、赏心悦目地自主阅读。没有第三者,作者不受干涉直接与读者精神交流,读者完全开放中倾听自己的心声。凝视冥思也罢,惊鸿一瞥也罢,不着痕迹,不求答案,一千个读者一千个哈姆雷特。

课文“不容置疑”的教条化,以及文本“被阅读”让语文阅读教育的边缘化,使得学生的人格精神矮化。只有不预设问题的阅读,才能解放人,让阅读者爱上阅读,同时保持阅读者的人格独立和精神完整。莫言在诺奖致辞《讲故事的人》中,讲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同学们参观一个苦难展览,有一个同学竟然没有哭,他就去向老师“告发”,后来心中常常悔恨不已,“这件事让我悟到一个道理,那就是:当众人都哭时,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当哭成为一种表演时,更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

当阅读成为表演,当受众都喜欢浅俗、碎片式阅读的时候,更应该允许学生不为解疑答题而阅读。这种淡功利、多民主的自由自主式的素读悦览,便是“净语文”之阅读和阅读教育。

其次是“放下来”和“美起来”,让练习“像幽径漫步一样徐行,像无心插柳一样栽种”。

我不想我的学生深陷题海,像做理科练习一样做语文练习。我把我的学生“捞”起来,走在诗意语文的本色道路上:对句、习字、听话、演说、编导、歌唱、吟诵、背记、摘录抄写、炼字炼句、日记微写、填词作赋、仿写化用等,就是练习。至于考点模拟,我是先不理睬的,因为我明白把人文、经典、个性、生命、诗意的语文“窄化为考点——考点演化为练习——练习异化为分数”的无比可笑与荒唐。

我的课堂除了学生自己素读课文外,就是把课文当引擎和例子,做诗意审美的本色练习。温儒雅教授在《语文课要“减肥”“消肿”》一文中曾引用梁增红老师的一段话:把注意力放在了语文课以外的各种活动上,语文课逐渐式微,买椟还珠,语文课堂教学是伴娘拐着新郎跑。繁花似锦的形式如雨后春笋,什么课前三分钟演讲,什么拓展延伸,什么课本剧表演,什么语文综合活动,吹拉弹唱进课堂,声光电齐上,“武装到牙齿”,一时满目生机盎然,一派欣欣向荣。可是,妖艳无比的打扮,却没有改变语文教学令人尴尬的处境。梁老师把这些现象归纳为“外延无限延伸,内涵不断虚脱”。

语文课不是神剧或神曲,我认为语文课的内涵就是诗意审美,形式上当然须“瘦身”,甚至可以简洁到没有形式,但“培养学生学养、蓄养汉语情怀”的目的必须无限放大。回到语文本身,练习一定要有位置,但如果练习题让学生提不起神甚至生厌,那这样的练习题宁愿不做。语文的练习应该有语文味,即有人文体贴情怀,有诸多的视角新意,产生审美感动。我很少拿模拟套题让学生做,基本不做“可做可不做的”练习,我坚持拟自己的语文原创题。

对于分数,黄厚江老师的话说得厚道:“一个教师,不关注学生的分数,是不现实的,也是不负责任的;一个教师,只关注分数,是可怜的,也是愚蠢的”。

放下就是舍得。有舍才有得,入乎其内是执着,出乎其外才是境界。只有当心中无“分”,才能得“分”。先放下,临考略加训练就得高分,这跟“种桃种李种春风”是一样的道理。

再次是“蹲下来”和“跑起来”,真性情让写作“像说话一样自在,像唱歌一样动听”。

我们总是把作文定调太高,框得太死。学生无米下锅、无话可说的现象大量存在,过去有,现在有,将来还会有。语文教育家叶圣陶曾在《作文论》中指出:“作文就是用笔来说话。要说真话,说实在的话,说自己的话。”学生的口头语言并不欠缺,书面表达能力是可以通过练习培养和提高的。但学生没有读书和积累,没有文学细胞,也没有多少生活体悟和生命体验,你命题他作文又岂能如我们的意?先有意,再有言,有了“意”,才能得心应手。

《满分作文讲座》《作文攻略》《夺分锦囊》之类的书册神采奕奕,但学生依然无精打采,因为真实的写作不是指导出来的。我很少指导写法,也不搞“规范写作”,学生下笔无言,那就记个谈话实录、写个道歉书信、来个时评辩斥即可;不能成文,记“流水账”、微写作好了。任性也好,性情也罢,慢慢下笔有点“神”了,“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还是自由“秀”作文,让学生对自己的写作“像狗尾巴草一样自恋,像泉源溪流一样自觉”。

关于写作与生活的关系,叶圣陶先生还说过:“生活就如泉源,文章犹如溪水,泉源丰盛而不枯竭,溪水自然活泼泼地流个不歇。”文学细胞的胚胎始于自然生活,成于“有意”和“自觉”。我总用“一个杠杆加一个支点”撬动作文,煽“情”有“意”于学生,“逼迫”学生接招。文无定法,学生得之作、用之文,那些少年拿云心事、风花雪月的“意”随心所欲,写作调心养性也。“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手机控”时代“低头族”们有自己的抬头仰望星空、低头脚踏实地的性情写作,是我和我的学生所追求的“精神奔跑”的诗意活动。

如果说组词造句、造段是练习,那组句“造文”就是作文了。我还有一个做法是:学生能作文、要写作了,那就要求他们将自己的旧作再写,写成经典,“写三篇不如写三遍”。我一直坚持写下水作文,目前已经写出几百篇。

“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在“读练写吧”中,我心知之、好之、乐之:情有“读”钟,心之所“练”,自由“写”生,也谓之“知读”“好练”“乐写”。我努力把这种“净语文”的想法变成真语文的做法,不然就像人穿了衣服,却只看见衣服在跑。

近了,静了,也净了,语文有味是清欢,安安静静读书写作,干干净净教书语文。

 

(附)伦敦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地下室的墓碑上刻着一段震撼全世界的碑文:当我年轻的时候,我的想象力从没有受到过限制,我梦想改变这个世界。当我成熟以后,我发现我不能改变这个世界,我将目光缩短了些,决定只改变我的国家。当我进入暮年后,我发现我不能改变我的国家,我的最后愿望仅仅是改变一下我的家庭。但是,这也不可能。当我躺在床上,行将就木时,我突然意识到:
如果一开始我仅仅去改变我自己,然后作为一个榜样,我可能改变我的家庭;在家人的帮助和鼓励下,我可能为国家做一些事情。然后谁知道呢?我甚至可能改变这个世界。

语文有味是清欢

语文有味是清欢/张训海

我于1988年满身稚气地开始教语文,于更久以前爱上语文。站立讲台26年以来,我有过与语文的“七年之痒”和“十年之殇”,走过激情满怀、困惑迷茫、尴尬失落、课改求索、沉静归净的过程。所幸来到深圳,遇见“语文味”教学流派创立者和核心人物程少堂老师,邂逅了他的“语文味”──“哦,语文味中是文雅!”

至于他和“语文味”,张爱玲说得好: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迟一步,遇上了也只能轻轻地说一句,“哦,你也在这里吗?”

26年踏破铁鞋“望尽天涯路”,一日他乡“蓦然回首,语文味在灯火阑珊处”。我的眼里满含泪水,语文如此有味,教我如何不爱她!我认为每个人的心中都有自己的语文,学生也不例外。语文老师的作用就是呵护学生的语文心,使他们对语文的爱不至于在老师的手中无疾而终,并使这种爱在他们心里生根发芽──静默欢喜,强迫不得。但我们这些做老师的往往是在扼杀和“强奸”之后,还能自鸣得意。干净的语文,就是干净的喜欢,喜欢这份汉语的优雅和诗意。语文有味是清欢,语文优雅而有味。

少堂先生是深圳市的语文教研员,肩负着深圳语文高考的大任,他必须应时应试,但拿“语文味”的审美对决考试,犹如秀才遇到兵,其结果是鸡蛋碰石头。“久在樊笼里”,即便是程少堂老师,作为“语文味”堂主,虽然他每一次的语文模拟试题,命制的不是死的考点,而都有一个活的灵魂──主题,虽然也得到“历史的先声、明晨的曙光”“一份能拧出眼泪与感动的试卷”“成为少数人的念想”等赞誉,但考场毕竟设在“烂泥塘”,高考模式化、答案标准化是不变的主题,我们的语文教学又岂能免俗?“语文味”可能只是一个传说。

因为挣脱不了高考的藩篱,所以真实的语文教学只能功利化,“语文味”只能英雄气短!

“让语文有语文味”,是我们所有语文人的一个美丽梦想。我的一篇《“语文味”在风中凋谢》,程少堂老师读到后说:“语文味”是在风中凋谢着摇曳!从中,我可以听出程先生的自豪、坚持和些许无奈,他在荒原上舞蹈。

我不反对语文考试,但我反对急功近利的语文学习,反对把语文分解成考点,考点变考题,大培训地“纸上练兵”,反对语文老师为了迎合高考像教理科一样教语文。“误尽苍生是高考”,高考是风向标,导致我们语文教育里有太多的“瘦肉精”和添加剂。高考出题模式的固化,必然导致考点的分化和考题的强化,也必然决定语文教学“落到实处”后的命运──语文异化。

大多数的语文老师在“误人子弟”,还沾沾自喜地说:我教出了语文尖子、语文状元!诚不知语文分数并不代表语文素养。我们的教育急功近利,教学里有太多的无味,学生无滋无味地被阅读、被作文、被做题,他们考试分数可能跃进,但破茧成蝶后只能成异虫,冰雪融化后只能是一潭死水。

语文有“蛹变”的阵痛,可痛苦后的幸福在哪里?分数后面的语文水平在哪里?心灵的飞翔和草长莺飞的春天在哪里?

我们的时间去哪了?语文味去哪了?

语文味应该是典雅诗文的味道,是岁月静好心灵优雅的味道,是去功利主义自拥语文江山的味道,是悦读乐写自由自在的味道。

淡化考纲,抱着“培养语文素养、蓄养汉语情怀”这一个目标,让语文诗意浪漫,让语文优雅纯粹,让语文是语文,滋养清洁精神,回归自然,沃膏俟实而培根,是为语文之“净”目标。语文有味,读读写写,自得其乐其美。

语文的阅读是典雅悦读。经典是一种养分,让我们像蜜蜂一样采集、吮吸和滋养。悦读像爱情一样浪漫,像呼吸一样自然。汉字是每个中国人血脉里的胎记,汉语这个精神家园让我们筑巢栖息,诗意生活。语文老师的“功德”不在于分数“大跃进”,也不在于文本的细致解剖和精到解读,而在于相机“引诱”了学生读书。“此时无声胜有声”“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让学生变考试要读为自己要读,自我欢喜而读书。读文化经典,读文学著作,读学生自己应该读应该喜的风雅经典。且读且悦且珍惜,情有“读”钟,情感有了,文学细胞有了胚胎,老师的课堂精彩和备考能力又算得了什么呢?

语文的练习应该简朴诗意。以文字能力、文采习得为主,像漫步幽径一样惬意,走上语文本色的道路:对句、习字、听话、演说、编导、歌唱、吟诵、背记、摘录抄写、炼字炼句、日记微写、填词作赋、仿写化用等,就是练习。采得百花成蜜后,觉得有味,心有所恋,才能念念不忘,乐此不疲。而我们现在为了备考,像教外语一样教语文,像做理科练习一样做语文练习。即便古人,他们为了科举功名,“寒窗十年苦读书”,也不会像我们如此搞“语文高考模式培训”的题海战术。古人起初是启蒙,读书叫念书,以背书识字和玩文字游戏为主;之后在“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中“大量吃草、自我反刍”,以形成语感和素养;最后是儒家思想熏染而立德、立功或立言,实现“修身、齐家、平天下”的教育目标。语文有味,回归本色;修枝打叶,心之所“练”。种桃种李种春风,我们的语文练习为什么不能围绕“促成语感、习得学养”的目标进行呢?

语文的写作要自由开放。戴着镣铐跳舞何其荒谬!写作是文学自由,像舞蹈一样优雅由心,像冒泡泉涌一样自然。语文教育家叶圣陶曾在《作文论》中指出:“作文就是用笔来说话。要说真话,说实在的话,说自己的话。”学生的口头语言并不欠缺,书面表达能力是可以通过练习培养和提高的。但学生没有读书和积累,没有文学细胞,也没有生活体悟,你命题他作文又岂能如我们的意?他有了“意”,才能得心应手。叶老在《临摹与写生》一文中又说:“学生在校学习,出校参加任何工作,都需要把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思表达出来,而且要表达得好,否则就不能过好生活,做好工作,所以必须学写文章。”他在文中告诉我们:“既然如此,学习写作能不以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思为写生的对象,能不在写生方面多下工夫吗?”“临摹”作文只是一种练习,“写生”写作才是真实写作,是文学创作,要靠每个人自得。我们可以搞所谓的“万能作文模式”让学生练习,但学生写作必须是老师放手放养,让他们在想写、不吐不快的时候“得之心而寓之文”,这样才有“训练学生写作,必须注重于倾吐他们的积蓄”的效果。曹文轩说这个时代是“失去风景的时代”,学生眼中有了自然,心中有了风景,笔下才有好文章。写作调心怡情、养眼养性,老师的作用是诱发情思、激发热情,让学生自由写作,自家欢喜自风流。写作有味,吾心有了文学风景,自不得以已!春风得意自在舞,自然写作,真正的好作文哪篇又是老师指导出来的呢?

陶行知说:“我以为好的先生不是教书,不是教学生,乃是教学生学。”叶圣陶说:“自能读书,不待老师讲;自能作文,不待老师改。老师之训练必做到这两点,乃为教学之成功。”
叶老还指出“教育就是培养习惯”“教师之为教,不在全盘授予,而在相机诱导”。他们的话都是大实话,是语文教育的“至理”,可我们为什么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我们总担心学生的语文成绩上不去,把“蛾儿雪柳黄金缕”满堂灌,“更吹落、星如雨”地做模拟习题,使得“灯火阑珊处”的读书人难得一见。

高分可能是你“逼”出来的,但语文素养绝不是你“讲”出来、做出来的。用分数衡量语文学养水平本身就是一个悲哀的错误。

20081224日,《中国青年报》实习生周劼人在该报发表了一篇《寂静钱钟书》的文章,此文后被选为福建省2009年高考语文阅读题。其后周劼人做了该文的阅读理解,结果除了第一个选择题,她拿了1分外,其余全错。尤为荒谬的是,一个被作者认为“说出了我内心最真实意图”的选项,参考答案却是错的。“出题老师比我更好地理解了我写的文章的意思,把我写作时根本没有想到的内涵都表达出来了。”取得了清华大学文学、法学双学士学位的周劼人只能自叹弗如,她的文章成了高考题,她却不会做。韩寒也有过类似的经历。

著名作家周国平在他的《假如我是中学语文老师》文中有两段话,让我很受启发,我摘录如下:

所谓语文水平,无非就是这两样东西:一是阅读的兴趣和能力,二是写作的兴趣和能力。当然要让学生写作文,不过,我会采取不命题为主的方式,学生可以把自己满意的某一篇读书笔记或日记交上来,作为课堂作文。总之,我要让学生知道,上我的语文课,无论阅读还是写作,最重要的是要有自己的真实感受和独立见解。

“我最不会做的事情,就是让学生分析某一篇范文的所谓中心思想或段落大意。据我所知,我的文章常被用作这样的范文,让学生们受够了折磨。有一回,一个中学生拿了这样一份卷子来考我,是我写的《面对苦难》。对于所列的许多测试题,我真不知该如何解答,只好蒙,她对照标准答案批改,结果几乎不及格。由此可见,这种有所谓标准答案的测试方式是多么荒谬。”

语文不能趋利,正如周国平所言,追求结果何须太急!在应试之前,我们大可以慢慢走,一路欣赏,何必急赶趟地训练,从而坏了我们的语文心。语文需要回归自然本心,回归清洁精神方能致远。语文纯粹简朴:读读写写,自得其乐其味。

语文就是阅读和写作,练习应该是一种本色的言语习得游戏,它应该简朴诗意。回归本心,皈依自然:经典悦读,本色练习,自然写作。“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在“读练写吧”中,我心知之、好之、乐之:情有“读”钟,独辟“习”径,自由“写”生,也谓之“知读”“好习”“乐写”。我认为有这三个元素,于语文学习足矣!

“语文味”教学法由语言、文章、文学、文化四大元素构成,也就是“一语三文”。诚然,“语文味”教学法抓住了语文本真这个牛鼻子,其实她简约诗意,纯粹干净。

我以为,不管是语文教学,还是语文学习,都可以经历“六文”的心路历程,即文字煎熬、文采训练、文学浸染、文章得意、文化涵养、文人情怀,是为我的“六文”语文教学观。“六文”的内涵,决定“三元”的外延。

语文之“语”是指语言、语感和语用,就是积淀语言,形成语感,进行语用。我倡导“六文三元净语文”,其中的三元素为“读、习、写”,它是“书生氧吧”“语文玩吧”“文人歌吧”,最终达成“读经典、习语言、写我心”三重境界,用数学式表述为:读吧+(言+意)习吧+写吧=“三元”语文学习观。

我以为我提倡的“净语文”是一种不关考试、回归自然、浓郁沉浸、诗意审美、优雅心灵、清洁精神、自我欢喜的语文状态。立足素质应试,在语文本心本色中返朴归真,用语文的方法教语文,让语文诗意优雅,让语文是语文。这种守住汉语之根,汲取文学菁华,在“六文”“三元”中充盈语文味,使人知读、好习、乐写的清欢语文,是为“净语文”。她不是理论或主义,她是语文态度,是“语文味”,是静语文,静静欢喜、自悟自得的自然语文。

曹公奇老师在《追寻语文的本真》一文中说:“泛语文”“伪语文”“假语文”盛行的原因之一,就是我们语文教育研究中的“主义”太多,“理论”太多,“思想”太多,“旗号”太多……而正是这些,迷失了许多语文教师的双眼,进而使语文教育失去了语文的本真。

我提出“净语文”之命题,她是否也是一种“泛语文”“伪语文”“假语文”呢?我不能确定,但我深信:“语文味”是真实语文,“诗意语文”是理想语文。何谓净语文,一言以蔽之,就是让我们始终保持一份浪漫天真的语文。“净”就是文学性、文化味和诗意。

繁华落尽见清欢,语文诗意优雅,天生浪漫;近了,静了,也就净了;轻舞飞扬,语文有味是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