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纵身一跳,便是世界冠军

屈原:纵身一跳,便是世界冠军

荆楚人/(公众号:jingchuchangjianghao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端午思屈原。遥知乡亲赛龙舟,忙着裹粽为一人。

路漫漫其修远兮,两遭放逐的三闾大夫,远离郢都和故乡,辗转流离于沅、湘二水之间,披发行吟,二十年独醒独清。他初心不改,上下求索,九死不悔,忽闻国破,纵身大江,激起的水浪回荡久远的绝响。

他“兮”叹一声,整个荆楚大地便绿了!嗨,屈原是荆楚古文化的代表符号,世界四大文化名人之一,今天中国的“圣诞老人”。他轻轻一跳,撞响了历史的黄钟大吕,倾斜了几千年,让所有的江河都失了重量;他的一跳,空前绝后,定格为人类史上最经典的跳水情节!

屈原:荆楚大地上最“高洁的烈士”“不朽的汨罗江神”(台湾“乡愁诗人”余光中冠名)

【简介】屈原(前340年-前278年),战国时期楚国人,芈姓,屈氏,名平,字原,以字行;又在《离骚》中自云:“名余曰正则兮,字余曰灵均”。出生于楚国丹阳(今湖北秭归或河南西峡),是中国最早的浪漫主义诗人,是楚武王熊通之子屈瑕的后代,中国文学史上第一位留下姓名的伟大的爱国诗人。他的出现,标志着中国诗歌进入了一个由集体歌唱到个人独唱的新时代。

【获奖名片】生得光荣,死得伟大(借用毛泽东题词)

【颁奖词】所有的河水,滔滔,都向东,你的清波却反向而行,举世皆合流,唯你患了洁癖。非湘水净你,是你净湘水!青史上你留下一片洁白,朝朝暮暮你行吟在楚泽。江鱼吞食了两千多年,吞不下你的一根傲骨!有水的地方就有龙舟,有龙舟竞渡就有人击鼓,你恒在鼓声的前方引路,哀丽的水鬼啊你的漂魂,从上游追你到下游,那鼓声,从上个端午到下个端午。亦何须招魂,招亡魂归去,你流浪的诗族诗裔,涉沅济湘,渡更远的海峡,有水的地方就有人想家,有岸的地方楚歌就四起,你就在歌里,风里,水里。(余光中诗诵)

自古惟楚有才,是说楚国地灵人杰,人才济济,包括政治、军事、经济、思想、科学、文化等各个领域,都有一批第一流人才,甚至是世界性的翘楚。

在政治军事上,楚国驰骋疆场八百多年,从筚路蓝缕,到立威定霸,涌现出了一大批杰出的政治家和军事家。如楚国缔造者鬻熊,被周文武成三代均尊之为师;伍子胥是楚国忠良之后,后助吴国攻楚破郢,《孙子兵法》凝聚了他的、当然也是楚国的军事思想;范蠡辅佐越王勾践灭吴复兴,后“下海”经商,成为天下一大富贾,实乃楚国一难得的奇材;李斯,荀子学生,在楚学成后入秦为官,向秦献灭六国、成一统之策,力主废分封、设郡县、焚诗书、谋私学、以法治国,为秦王政(始皇)完成统一大业,立下了汗马功劳。

在经济、科学的领域中,传说楚先祖祝融是三皇五帝时期观火授时的大科学家。见于有明确史籍记载的,在经济、科学领域中作过突出贡献的还有孙叔敖、苏掩、甘公、唐目未等人。

在哲学、思想领域中,先秦时期最为活跃,时至战国,出现了“百家争鸣”的局面,而在这各个学派中,楚人或是其主要代言人,或是创立者。道家学派创立人是楚先哲老子,楚人庄子则继承和发挥了老子学说,是战国时期道家的代表人物。荀子是儒家学派的集大成者,其虽为齐人,但他居楚约近二十年,还担任过楚兰陵令,其著述是在楚国完成的,当受到楚国思想文化的浸润。后期法家韩非和李斯同是荀子的学生。秦灭楚,楚阴阳学家南公说:“楚虽三户,亡秦必楚。”时不过十余年,楚人陈胜、吴广揭竿而起,项梁项羽刘邦继之,果然推翻了暴秦的统治,建立了新兴的汉王朝。

在文学领域中,“楚辞”成为楚文化的标志和奇葩,乃屈原所创,《离骚》一诗是其代表作。屈原及宋玉、唐勒、景差等,是地地道道的楚人,完全是在楚国的培养教育和楚文化的孕育下成长起来的诗人。“楚”本是一种灌木的名称,也叫做“荆”,荆楚文化因楚国和楚人而得名。楚辞被喻为中国浪漫主义文学的源头,对于其后产生的汉赋更有直接的影响。“书楚语、作楚声、纪楚地、名楚物”的楚辞,与其他楚文化精华一起,构筑起瑰丽奇异的楚地文明。 

为这些荆楚历史名人投票,选出感动中国的历史文化名人,你的一票投给谁呢?我选择屈原!屈子是蹩脚的跳水运动员,纵身一跃,却是生命的绝唱,这跌跌撞撞的一次跳水,跳出了万古的纵横跨度和世界的高度。

史铁生说:“死是一件无须着急去做的事,是一件无论怎样耽搁也不会错过了的事,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拷问屈原之死,他“被发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说明屈原内心忧苦到了极致。屈原局限于历史时代一隅,对现实所作的抗争注定了失败的宿运,他最终无可奈何地选择了悲剧化的人生道路。但他像迎接一个盛大的节日去完成死亡,历史成就于他一个举世闻名的端午节日。

 屈原对自身价值的实现有着强烈的诉求,在主体命运掌控上要求高度的独立,这是屈原超时代的性格特质——本我的精神:以人为本,追求人的价值,人的尊严,认为人有崇高的品质,有无尽的创造力。美国哲学家、心理学家马斯洛,于1954年才在《动机与人格》一书中提出人的需求层次论,屈原早在2000多年前就实现着这种追求。同时,屈原是一个唯美的超现实的理想主义者。

屈原身上闪耀着人本主义的光辉,屈原甚至有超越西方人本主义者对死亡的看法。对于哈姆雷特提出的一个经典命题“生存还是毁灭”,屈原早有解答“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为了追求真善美,屈原默默忍受命运中暴虐的毒箭,在死亡面前也没有丝毫的延宕,死亡同样是屈原实现自己某些理想与价值的手段。

“朝秦暮楚”相当于今天人才流动的“跳槽”之语,很正常,不会为时人所诟病。即便司马迁也说:余读离骚、天问、招魂、哀郢,悲其志。适长沙,观屈原所自沉渊,未尝不垂涕,想见其为人。及见贾生吊之,又怪屈原以彼其材,游诸侯,何国不容,而自令若是。

太史公认为良禽择木而栖,怀揣一套先进政治方案的屈原没必要死拽着楚国这一根绳,凭其其才干一定能得到别国的容纳,不至于落个“自沉”的下场。

“爱国”于屈原是一种“家国”情结,而“忠君”含有一定的贬义,这个带有鲜明意识形态色彩的词汇,一定程度上抹黑了屈原的文化形象。屈原出生高贵,古帝颛顼之后裔,楚国之贵胄,生于斯长于斯,为国i像“荆”“楚”之木,在祖辈开垦的楚地上埋得深、长了根,可谓根深蒂固,有着本根文化基因的屈原又怎会再事他国呢?这种君子“固穷守正”的品质,正是中华根文化的外延所在,也正是屈原固守“家国”的内因根源。

事实上,屈原对楚怀王的态度表现了屈原性灵深处一种本真而善良的意识——报恩,“士为知己者死”,忠贞不二,以报楚怀王的知遇之恩。没有楚怀王,也绝不会有屈原的“美政”理想。所以怀王之死,让屈原的政治理想彻底幻灭,也为其自沉汨罗埋下了伏笔。

他发出类似范仲淹“微斯道,吾谁与归”的浩叹,以死宣示对朝中的奸佞蔑视,来维护自身的价值尊严,昭示自己“苏世独立,横而不流”的节操。也许当屈原投入汨罗江水的一刹那,他才真正感到自己的命运还是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里,而其生命的价值也最后一次得到了升华。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归去来兮,楚国屈子,你的纵身一跳,放在历史的天平上,让古今所有的蝇营苟且者,都无足轻重。

千帆竞发,屈原是那面最大最炫的旗帜,是荆楚文化中最厚重的底色!

2016524日)